机器人离真正落地还有多远?天津大学王树新:未来可期

天津大学副校长,王树新

新浪科技讯 8月2020年初就开始这一种微创手术系统的研究。这种研究当时的想法主要是系统做得能不能更精致更小巧,因为达芬奇太大了,无论是成本、维护还有它的操控都带来了问题,所以妙手系统的发展主要是让它更轻巧更灵活,同时保持类似于达芬奇系统所有的功能,包括3D视觉、灵活末端、主从操作、远程的功能实现,都能做到。

与达芬奇系统不同,达芬奇是跟其他公司合作的,妙手系统是完全自主设计。从镜片的膜制造开始,到组装以及最后成像的软件全是自主,在系统集成时可以降低传输的延迟,而且很容易进行技术融合。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国家一直强调自主研发、自主知识产权的,我觉得我们现在体会到这一个好处。

对于妙手系统目前的应用落地和设计瓶颈,王校长表示,主要的瓶颈技术在于延时,手术过程当中150毫秒以上以后你感觉非常明显的,非常不安全,所以通常要控制在100毫秒左右。这样的情况下成像系统以及机械操作的延时等情况的总延时必须符合手术安全性的要求,虽然现在没有标准,但是至少医生感觉不出延时这是最基本的标准,这样的话才能真正把这一些系统实现临床,所以2020年我们研制成完整的样机,然后2020年世界上就开始跟医院合作,2020年我们做了第一例临床,到现在已经通过北京检测所的检测,然后目前在做临床。

聊到国产手术机器人与国际先进技术的差距,王校长认为,机器人技术的发展是一种理念,实际上是关注新技术如何服务到人类的概念,例如未来整个信息技术的融入,以及提升操作和影像诊断的传输能力等,都非常值得期待。

就以妙手系统跟达芬奇系统相比,关键技术不存在障碍,主要就是在临床的应用上,因为很多的医院都进口了达芬奇,特别是我们的医生习惯了达芬奇,再加上文化上可能认同进口,而对国产总是一种觉得低人一等的状态。所以在临床应用文化上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拓展和交流,特别是我们的产品确实要能够让医生认可,这个我们再比如说人机交换上这一方面我们需要更多的去努力、满足医生的需求。我觉得在关键的机器人技术方面,比如说驱动、立体视觉和交互等,甚至我们的机器人大家将来可以看到它可以折叠就是更小巧,现在达芬奇系统所占体积很大。

体积不说明问题,但是至少体积说明机器人的灵活度、小巧度,但是它的维护性,包括模块化的更换都是很容易的。现在我们妙手系统跟达芬奇系统所涵盖的手术类型都差不多,如泌尿外科、普通外天天游戏棋牌科,包括妇科等也都是可以实现的,临床上都做了相应的工作。

从天津大学培养医生和机器人如何更好发人机交互,王校长表示学校要培养他们与机器配合的灵活度,自己所在的天津大学去年也申请了教育部全国第一个智能医学工程专业,今年6月天津大学受教育部委托在天津大学开了智能医学专业的论坛,这个专业就是一个新专业,并且已经批准了,这个专业本身就是要把不仅仅是机器人技术,更重要的是智能技术和医疗如何去结合的问题。这个是从人才培养角度,比如说我们那一次论坛包括了研究智能、医学等领域的人才以及其他技术、销售等企业人员,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对人才提出了复合性的要求。你比如说以这个面向医学为主还是面向智能为主,这将来他们的选择灵活度会更大,就是既要懂智能也要懂医疗,所以这就是我们出来之后具有更好的这一种适应性或者对未来产业的适应性,这个我们正在做。

(责任编辑:天天游戏棋牌)

本文地址:/youxiang/20200628/8113.html

上一篇:这届高盛帮水逆了 下一篇:新京报评红芯事件:科技创新别搞概念炒作